付费自习室数量激增 花钱进“小黑屋”学习你愿意吗 _脆皮锅魁网
返回首页 原创联播 美丽中国·千城联播

      <kbd id='ZY98g'></kbd><address id='mjikl'><style id='wKJjM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0p8Nw'></button>

          当前位置: 首页 > 网络日报 > 国际网络新闻 >

          付费自习室数量激增 花钱进“小黑屋”学习你愿意吗

          点击:80822
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过去一个多月,付费自习室数量激增——

            花钱进“小黑屋”学习,你愿意吗?

            热播韩剧《请回答1988》带来了一股温暖的怀旧潮,也带火了一样新鲜事物——付费自习室。这部剧里的很多情节都发生在自习室里,而在现实中,这种“一天只需一杯奶茶钱”就能在城市喧嚣中找到的清净空间,正迅速在城市中流行起来。

            根据百道新出版研究院11月26日发布的统计数据,沈阳、西安、天津、北京、成都、上海等城市的付费自习室均超过50家,其中沈阳付费自习室个数已经超过100。2019年10月,一线城市只有20家左右的付费自习室,刚刚过去的一个多月,其数量激增。

            付费自习室会仅是跟风,还是会成为城市中另一处文化空间?一天最低只需二三十元的付费自习室,会有人埋单吗?记者近日就此展开了采访。

            创业新风口

            肆阅空间专业自习室目前在北京开设有3家分店。12月5日,《工人日报》记者来到肆阅空间大望路店,140平方米的区域被分为深度阅读标准区、深度阅读键鼠区以及公共区域。其中,深度阅读标准区内除了桌椅、储物柜外,每桌仅配有台灯。门口张贴的规定中包括手机处于静音状态、禁止交谈及进食等内容。

            这是目前付费自习室常见的风格:自习区域大多为独立格子间,除学习必需的台灯,储物柜外没有过多装饰。暗光的环境、独立的空间和安静的氛围成为吸引学习者的主要原因。

            “舒适的地方太多,安静的角落太难得。”一位顾客说自己在深度阅读标准区的“小黑屋”用4个小时读完了2本书,“还做了笔记,仿佛回到了学生时代”。

            “顾客群体白领、备考人群比较多,顾客有阶段性特征,一般到店学习的人都是有比较明确的学习目标的人。”肆阅空间联合创始人何敬平介绍。

            截至12月5日17时,该店的四小时体验卡已经售出2393份,单日体验卡也有1110份的成交量。

            而在距肆阅空间中关村店不远的中关村创业大街上,有一家名为飞跃岛的付费自习室,面积140平方米内设有40个座位,“上座率平均每天在60%至70%之间。”其创始人张文亮对《工人日报》记者说。

            实际上,今年十一期间,就有不少城市年轻人选择将付费自习室作为假日“打卡”地。北京、上海等地,甚至出现了国庆7天预约满座的情况。付费自习室也被很多人视为创业新风口。根据艾媒舆情的数据分析,预计2020年中国付费自习室市场规模将达167.47亿元,2022年将接近400亿元。

            为什么火爆?

            需要花钱的自习室为什么会突然火起来?

            业内人士介绍,付费自习室实际上并不是新鲜事物。早在20多年前考研刚刚兴起时,这类自习室就应运而生,但它的确是这两年才“流行起来”。

            百道新出版研究院院长程三国则认为,付费自习室爆增至少有三方面原因:第一,需求强劲,“中国有着世界上最多的考试人群”;第二,公共学习空间供给不足,以图书馆为例,全国公共图书馆只有3166家,每42万人才有一家;第三,适合快速创业,许多是年轻人的创业项目,还有一些是付费自习室用户创办的,付费自习室创办门槛低,容易模仿,加上媒体的报道催化,所以付费自习室便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。

            而对于付费自习室的拥趸而言,除了新鲜感、潮流感之外,“能够提高学习效率”是吸引他们的最重要原因。对此,专业人士向《工人日报》记者表达了自己的解读。

            “付费自习室,尤其是经过特别设计的格子间、‘小黑屋’,实质满足了人们自我观照的需求。人们需要这样的空间,满足和自己待在一起的需求。”心理专家慕丹博士认为,从学习力的角度来说,公司、学校和家,都属于共性空间,在共性空间里,人们往往很难摆脱承担的各种公共角色,而付费自习室会让人从惯性心理状态中转换出来,在一定程度上改变心情底色,让人把专注力放到学习上。

            多少人会埋单?

            一些付费自习室除了提供学习空间,也会提供茶饮、餐点、图书借阅等附加服务。那么,他们是如何定位自己的呢?不同付费自习室的答案并不相同。

            “我们是文化公司,所以应该是文化空间,想给大家带来的是一个氛围更好的、更适合学习的地方。”这是何敬平的答案;张文亮则表示,“我们更希望定义为自助性学习空间,学习包括备考、完成课业、读书、自我提升等等。”

            那么,会有多少人愿意为之付费?

            今年10月,“付费自习室最低收费28元一天”曾登上微博热搜榜。记者注意到,付费自习室的收费并没有统一的标准,有每小时低至几元的,也有每小时高达四五十元的。

            目前,肆阅空间对会员的收费分别以小时、日、周和月为单位,价格分别为12元、84元、239元和998元。“卖得最好的还是19.9元的四小时体验卡和49.9元的单日体验卡。”何敬平介绍。

            “学习是一个相对长期的事情,即使按照会员价格,长期下去也是一笔不小的花费。”赵颖是北京海淀区五道口一家培训学校的老师,她曾和身边的朋友一起“尝鲜”。她认为对大多数人而言,付费自习室不一定会是一个理想的学习环境。

            根据艾媒舆情《2019中国付费自习室市场运行数据监测报告》提供的数据显示,参与调查的网友中,28.03%认可付费自习室并愿意消费,30.92%虽然认可但不会前去消费,41.04%既不认可也不会消费。在认可付费自习室的人群中,76.2%认为收费偏高,22.6%认为价格合理,只有1.2%认为价格划算。

            付费自习室已经引起了业界的注意,目前,包括书店、投资者在内,很多人都在探讨这一模式的可行性。付费自习室究竟是昙花一现还是会继续演化发展,最终会成为哪种形态,仍有待观察。

            邓崎凡

            邓崎凡

          【编辑:叶攀】
          顶一下
          (94792)
          踩一下
          (69508)
          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        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        热点内容
          1 2 3 4 5 6 关于我们  |  本网动态  |  本网服务  |  广告服务  |  版权声明  |  总编邮箱  |  联系我们  |  网站地图  |  返回顶部